用一顶王冠唤醒一个属于“女王的世界”

每个女孩都曾有过一个公主梦,童话故事中,偶然掉落的水晶鞋,也许早就随着南瓜马车飞驰远去,封存在儿时的睡梦中,但那顶闪耀的王冠却能够在任何时候唤醒一个属于“女王的世界”。

1842年弗朗兹克萨韦尔温德尔哈尔特为维多利亚女王

王冠是蓝血贵族的象征。今天要介绍的第一顶王冠设计距今已有近200年历史,在英国皇室历史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它就是曾属于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的这顶蓝宝石钻石王冠(Sapphire Coronet Queen Victoria),出自阿尔伯特亲王(Prince Albert)之手,是两人之间的情感见证。

这顶王冠设计于1840年,灵感来自阿尔伯特亲王的“萨克森公国”盾徽,王冠顶端可以看到叶片造型的“Rautenkranz”图腾。王冠的宝石搭配则源于维多利亚女王的一枚蓝宝石钻石胸针这是阿尔伯特亲王在1840年婚礼的前一日赠送给女王的礼物。整座王冠由金、银制作,宽11.5厘米,共镶嵌11颗枕形和风筝形切割蓝宝石,并点缀明亮的老矿切割钻石,所有宝石均由当时的英国国王威廉四世(William IV),即维多利亚女王的叔叔赠送。这顶王冠由维多利亚女王的御用珠宝匠约瑟夫基奇(Joseph Kitching )在1842年制作完成,工费为415英镑。

维多利亚女王去世后,王冠一直由英国皇室收藏,直至1922年,英王乔治五世将其作为嫁妆送给女儿玛丽公主(Princess Mary),此后的拥有者是一名私人买家。2015年,这顶头冠再度易手至英国,英国政府曾一度对其设置出口禁令。2017年,美国金融家、慈善家威廉博林格(William Bollinger)家族购得这顶王冠,并无偿赠予 V&A 博物馆。

接下来的这一顶王冠同样来自英国王室,也可能是最为人熟知的一则传世珍宝,它就是玛丽王后流苏王冠(Queen Mary Fringe Tiara)。

它最初属于伊丽莎白二世的祖母玛丽王后当初的结婚礼物。1919 年,当时的维多利亚女王从自己的项链中提取出钻石,为玛丽制作了这顶王冠,这个王冠是两用的,还可以当做项链佩戴。1936年,玛丽王后把王冠送给了她的儿媳,也就是伊丽莎白二世的母亲伊丽莎白王太后。后来,王太后把这枚王冠借给了女儿伊丽莎白公主(伊丽莎白二世),在婚礼上佩戴。没料到结婚当日,这顶王冠还出现了一个意外,伊丽莎白公主在前往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之前,在白金汉宫穿衣服时,这顶王冠突然折断,王室当即派一名警察将这顶折断的王冠送到了珠宝商的工作室紧急修复,幸运的是,这顶王冠最终以完好的面目出现在了伊丽莎白公主大婚现场。

此后,王太后还将这顶王冠借给了她的孙女安妮公主,让她在1973年的大婚中使用。直到2002年王太后去世,伊丽莎白女王才继承了它。去年,比阿特丽斯公主(Beatrice Elizabeth Mary)在7月17日的婚礼上再次佩戴了它。

每天都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邮票、纸币和硬币上看到这个皇家钻石王冠,它就是所有钻石王冠中最知名的乔治四世王冠 (King George IV State Diadem),由乔治四世亲自设计,在1820年为自己的加冕礼典下令打造。

这顶王冠镶嵌了1333颗闪耀的钻石和4克拉的淡黄色的钻石主石,钻石总计325.75克拉,汇成了玫瑰、蓟和两个三叶草的形状,基座上还嵌有169颗珍珠。这顶王冠从未被王室男性所使用,只有女王和王后才能佩戴它,通常在来回国会开幕的过程中佩戴。2019年,伊丽莎白女王选择在整个仪式上佩戴了乔治四世王冠,而将往常佩戴的,重得多的帝国王冠交予议会,放在其随行的驾车中保管。

玛丽王后情人结王冠(Queen Marys Lovers Knot Tiara),是玛丽王后在1914年委托加勒德公司用自己的钻石和珍珠制作的。这顶王冠的设计理念是复刻其祖母奥古斯塔公主(Augusta)拥有的一顶剑桥情人结王冠,采用了法国的新古典主义设计,王冠由19颗巴洛克珍珠和玫瑰切割钻石组成,镶嵌在一系列心形结中。

这个王冠是玛丽王后的心头最爱,她也将其留给了最疼爱的孙女伊丽莎白二世。伊丽莎白二世后来把它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了戴安娜王妃。戴安娜也非常喜爱这个王冠,经常戴着它,1989戴安娜访问香港时就戴了这顶。1996年戴安娜与查尔斯离婚后,王冠重返伊丽莎白女王手中,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vergreencn.com/,那不勒斯直到2015年,在白金汉宫举行外交招待会上,这个头饰出现在剑桥公爵夫人凯特的头顶上。

在Netflix上线的《王冠》第四季中,由艾玛科林(Emma Corrin)扮演的戴安娜王妃令人印象深刻。剧中,她戴着斯宾塞王冠的复刻品惊艳亮相,这一幕也完美还原了戴安娜斯宾塞夫人(Lady Diana Spencer)在1981年与查尔斯王子(Charles Prince)婚礼的场景。

1997年戴安娜去世,王冠就回到了娘家,由他弟弟保存。斯宾塞家族的女人出嫁都可以佩戴这顶王冠,戴安娜的两个姐姐,以及弟媳都曾在婚礼上佩戴过它。大姐莎拉的女儿,29岁的西莉亚结婚的时候也佩戴了这顶王冠。2018年,戴安娜的侄女西莉亚麦考德戴尔(Celia McCorquodale)在婚礼上又再次佩戴。

于1952年加冕的伊丽莎白女王虽然是在位时间最久的君主,但要说世界上最古老的世袭君主制国家还是日本。作为日本皇家金库中最重要的西式珠宝之一,这顶珍贵的明治王冠制作于19世纪末,据推测很可能是由一位欧洲珠宝商制作的。

1887年,日本昭宪皇后美子(Empress Haruko)正式将西方时尚元素融入王室,成为家族中第一个佩戴西方流派王冠的王室女性成员。这顶王冠流传至今至少有两种搭配法则:一是在顶部装饰有圆形钻石点缀,二是换做星星钻石来装饰。

2019年,明仁天皇由于身体欠佳而退位,让位予皇太子德仁亲王。在日本现行的基于性别的继承法律之下,德仁天皇与皇后雅子的独女爱子公主将没有继位的可能,但这顶明治王冠目前已经在皇室成员间佩戴并保存了130年。在1912年的贞明皇后节子和2019年继位的雅子皇后的照片中都可以看到它的钻石华彩。

“伊朗玫瑰”法拉赫(Farah Diba)是伊朗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加冕的王后,当时西方媒体给她的称号是“珠宝之后”和“东方杰奎琳”,而她也确实是传统王室中罕见的坐拥众多珠宝的时髦传奇。

法拉赫的丈夫,也就是伊朗的末代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Mohammad Reza Pahlavi)对她非常宠爱,为了迎娶法拉赫,国王准备了很多,甚至送上了国库里压箱底的宝贝传奇粉钻“光明之海”(这枚粉钻曾属于印度莫卧儿王朝,后来,伊朗入侵印度后,这枚宝石便被收到了伊朗的国库当中)。

在1958年两人的婚礼上,法拉赫成了世界上最闪耀的女人,她的婚纱来自当时Dior的首席设计师Yves Saint Laurent,拖地长尾婚纱缀满珍珠与宝石,浪漫至极。她头顶上镶有“光明之海”粉钻的冠冕,缀满共计324颗宝石,全都镶嵌在铂金上,价值不菲。这颗世界名钻“光明之海”由Harry Winston重新打造,被改磨成重约60克拉的巨型彩钻,镶在她结婚时王冠的正中央,并正式改名为“光明之眼”。为了能够衬托这顶王冠,法拉赫还佩戴了各种钻石饰品,全身都闪闪发亮。1979年革命结束了伊朗2500年的君主专制统治,而这顶传奇王冠现在位于德黑兰的中央银行。

伊丽莎白泰勒在1957年的戛纳电影节上佩戴迈克托德钻石王冠

之前我们就曾盘点过女神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那些昂贵的珠宝臻品,从项链、耳饰再到今天的主角冠饰,她的收藏都堪称顶级之作。这款惊艳的复古钻石王冠(Mike Todd Tiara)就是其中之一,它由19世纪末的老矿切割钻石制成,是迈克托德(Mike Todd)在1957年送给了妻子泰勒的新婚礼物。托德是泰勒的第三任丈夫,两人结婚一年后,他就在一次空难中丧生。尽管后来泰勒也曾多次再婚,但她回忆起托德时依旧充满怀念:“是他教会了我真爱的意义。”

泰勒身后所有财产均被拍卖,其中许多收益用于艾滋病研究。佳士得拍卖行对这件钻石王冠估价为60,000美元,最终以422万美元成交。

说完历史上的王室珍宝和名人珍藏,再来看看现实中我们身边更有象征意义的王冠吧。众所周知的自由女神像是1886年法国人民送给美国人民的礼物,多年来始终屹立在纽约港的自由岛上,象征着自由。她的形象由法国雕塑家弗雷德里克奥古斯特巴托尔迪(Frederic Auguste Bartholdi)设计,内部金属框架则由法国建筑大师古斯塔夫埃菲尔(Gustav Eiffel)负责建造。

自由女神塑像身穿长袍,代表了罗马神话中的自主神,她右手高举火炬,左手的册子上用罗马数字写有美国独立宣言签署日期:“JULY IV MDCCLXXVI”(1776年7月4日),脚下还有断裂的锁链。这座塑像是自由和美国的象征,也是对外来移民的欢迎信号。

只有加冕的君主才能拥有王冠?不!自由女神的王冠有着更宏大非凡的意义,这顶王冠的七个尖峰,代表了世界七大洲及其广阔的海洋,直径18英尺,也是今天我们盘点名单上最大的王冠了。

在影视剧作中,作者也在“王冠”上赋予了极强的女性精神,神话中的女英雄戴上王冠开启了披荆斩棘之路。在DC漫画爆红的美国超级英雄电影系列《神奇女侠(Wonder Woman)》中,这副金色冠饰就是神奇女侠戴安娜普林斯(Diana Prince)的致命武器。这枚金色冠饰由她的女王母亲传给她,也是戴安娜在自己的故乡锡米西拉(Themyscira)身为贵族的象征,而冠饰中央的红色之星则赋予了她心灵感应的强大力量。在续集《神奇女侠1984》上映后,主演盖尔加朵(Gal Gadot)的表现再好不过,她所展现出的强大内心与外表的超强神力相呼应,构成了影迷心目中的完美女英雄形象。

苏富比珠宝部欣呈七月份拍卖盛会,带来多款熠熠生辉的花卉及动物首饰,探索璀璨夺目的珠宝花园,为悠长夏夜点上星光。

钻石的璀璨光芒与奢华魅力向来都令世界各地的藏家深感着迷,稀有而独特的彩色钻石更在拍卖市场成绩屡创新高。

有一种复古又未来的bling bling元素,也是越来越受时尚圈宠爱了。

2021春季佳士得香港“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拍卖将一如既往为慧眼藏家带来珠宝、彩钻、翡翠等瞩目逸品,其中更不乏一众品牌首饰。

点翠是中国传统的金属工艺和羽毛工艺的完美结合,先用金或镏金的金属做成不同图案的底座,再把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羽毛仔细镶嵌在座上,以制成各种首饰器物。

皇室女人的一生可以说是“珠宝人生”,那不勒斯无论是代表着至高无上皇权的皇冠,还是价值连城的项链,都是皇室的奢华藏品。

佳士得日内瓦于5月12日的瑰丽珠宝拍卖中呈献拿破仑义女史蒂芬妮‧德‧博阿尔内(Stéphanie de Beauharnais)拥有的钻石和蓝宝石珠宝套装。

卢浮宫的珠宝绝不是承蒙维纳斯、蒙娜丽莎们的片云遮顶,也许它只是你转角的一瞥惊鸿,但毫无疑问,这里的每件珠宝背后都链接着一串传奇。

奥尔洛夫钻石据说来自印度,被镶嵌在俄国女皇凯瑟琳大帝的帝国权杖上,目前收藏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珍宝馆。

Written by
hth202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